您的位置:首页» 党史长廊

续写“春天的故事” ——纪念邓小平同志南方谈话发表20周年

发布时间:2012-02-14
编者的话

  今年是邓小平同志南方谈话发表20周年。邓小平同志的南方谈话,是坚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理论和路线,把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推进到新阶段的又一个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宣言书,为我们抓住机遇,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大踏步向前推进提供了强大思想武器。本期“大家论道”刊发的两篇文章就在新形势下深刻领会和贯彻南方谈话的核心思想和精神,进一步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全面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续写“春天的故事”进行了阐述。

  毫不动摇地坚持党的基本路线

  国防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

  
深圳城市美景。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国际国内形势发生重大变化,党和国家的发展处在重要历史关头。在这一复杂形势下,1992年初,邓小平同志视察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发表了重要谈话。邓小平同志南方谈话的核心思想,就是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他强调,“要坚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说过去说过来,就是一句话,坚持这个路线、方针、政策不变。”这些重要论述,表明了我们党坚持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基本路线、基本方针和基本政策的决心,从思想上解除了人们的担忧和疑虑,是把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推进到新阶段的又一个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宣言书。今年是南方谈话发表20周年,毫不动摇地坚持党的基本路线,进一步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全面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就是对南方谈话的最好纪念。

  党的基本路线是在科学总结社会主义建设经验的基础上提出的

  党的基本路线,是党在一定历史时期为解决社会主要矛盾而制定的行动纲领,是指导党的各项具体工作的行动指南。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是我们党深刻总结社会主义建设经验教训得出的结论。

  党的基本路线是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总结。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果断停止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作出把党的工作中心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和实行改革开放的战略决策。1979年3月,邓小平同志在党的理论工作务虚会上鲜明地提出,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后改用人民民主专政)、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四项基本原则。1981年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提出了我国社会主义制度还处于初级的阶段的思想,并指出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之后,我国所要解决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为党的基本路线的确立奠定了立论基础和重要依据。1987年,党的十三大比较系统地阐述了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理论,完整地概括了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领导和团结全国各族人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自力更生,艰苦创业,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奋斗。这条基本路线,反映了党和人民的意志,符合社会主义发展规律,指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

  党的基本路线是被社会主义建设实践证明了的正确路线。20世纪80年代以来,国际局势风云变幻,苏联东欧等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垮台,许多发展中国家政局动荡,人民生命财产遭受损失。我国虽经历政治风波干扰、亚洲金融危机冲击、非典型肺炎疫情袭击、国际金融危机冲击,以及遭受四川汶川特大地震、青海玉树地震、甘肃舟曲特大山洪泥石流等重大自然灾害的破坏,但我国社会主义事业稳步推进,成就令世人瞩目。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经济以年均近10%的速度稳步增长,人民生活实现了从温饱到总体小康的跨越。同时,社会主义民主法治建设不断加强,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日益繁荣,社会呈现安定和谐的局面。这些成就的取得离不开我们党坚定不移地坚持和贯彻党的基本路线,紧紧围绕党的基本路线展开各项工作。实践充分证明,党的基本路线是指导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正确路线。

  党的基本路线的客观依据没有变

  当前,国际环境和国内形势都发生了深刻变化,但党的基本路线的客观依据并没有发生根本变化。胡锦涛同志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大会上指出:“我们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但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一社会主要矛盾没有变,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这一重要论断,科学分析判断了我国当前面临的形势,是我们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的客观依据。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基本国情是我们党制定和坚持基本路线的基础。认清基本国情,最重要的是认清社会性质和社会发展阶段。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准确把握我国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并从这一国情出发制定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取得了社会主义建设的巨大成就。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指我国已经是社会主义社会,但是处于不发达的社会主义阶段。当前,我国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仍然没有变。从历史和现实来看,要改变我国生产力发展的落后状况、巩固和完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还需要很长的历史时期。正如邓小平同志所指出的:“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还需要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需要我们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坚持不懈地努力奋斗”。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主要矛盾没有变。社会主要矛盾是制定基本路线、确定中心工作和发展目标的直接依据。在我国现阶段,虽然社会生产力得到极大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得到极大提高,但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仍然是社会的主要矛盾。从国内来看,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活各方面存在着种种矛盾,并且各种矛盾和问题叠加出现。但应看到,我国社会总体上是和谐稳定的,人们的主要需求还是提高生活水平、过安居乐业的生活。从国际上看,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的主题,求和平、谋发展、促合作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尽管一些西方国家不断对我国进行西化分化,但是我国相对和平的国际环境并没有变。

  我国是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发展取得巨大成就,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特别是近年来,我国战胜了许多重大自然灾害,成功举办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广州亚运会等大型活动,有效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在全球率先实现经济回升向好,令世界惊叹。随着综合国力、国际影响力的显著提高,有些人认为我国已经不再是发展中国家,进入了中等发达国家的行列。这种看法是错误的。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组织数据,我国人均GDP世界排名100位左右,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我国的发展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仍然存在着较大差距,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

  始终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

  当代中国正在经历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社会思想观念和价值取向复杂多样,各种思潮不断涌现,一些怀疑和否定党的基本路线的“杂音”、“噪音”也时而出现。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就要旗帜鲜明地抵制和反对各种错误思想的干扰。胡锦涛同志指出:“我们要始终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做到思想上坚信不疑、行动上坚定不移,决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决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而是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深刻指明了在新的形势下坚持党的基本路线的重大意义,为坚持和贯彻党的基本路线提供了根本遵循。

  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必须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不动摇。“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是党的基本路线的核心,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关键是要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由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国情和社会主要矛盾决定的,是党和国家兴旺发达和长治久安的根本要求。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就是各项工作都要服从和服务于这个中心,全党全国都要围绕这个中心、配合这个中心开展工作。四项基本原则是立国之本,是党和国家生存发展的政治基石,为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指明了正确方向、提供了根本保证。改革开放是强国之路,是党和国家发展进步的活力源泉。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发展社会主义、发展马克思主义,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改革开放。“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是相互贯通、相互依存、不可分割的统一整体,必须全面坚持、一以贯之,任何时候都不能动摇。

  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必须不断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南方谈话中,邓小平同志在强调党的基本路线方针政策的长期性稳定性时指出:“随着实践的发展,该完善的完善,该修补的修补,但总的要坚定不移。”党的基本路线是对实践经验的总结,实践发展永无止境,认识真理永无止境,理论创新永无止境。不断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为更加自觉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提供理论支持,这是当代中国共产党人神圣而光荣的责任。我们必须准确把握世界发展大势,准确把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国情,深入研究我国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及时总结党领导人民进行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所创造的新鲜经验,在理论创新中不断赋予党的基本路线以新的时代内涵,永葆党的基本路线的旺盛生命力。

  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必须大力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精神。自力更生、艰苦创业是党的基本路线的重要内容,是我们党和人民在长期的革命、建设、改革过程中形成的优良传统。在革命、建设年代,我们需要发挥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精神,以争取革命、建设的胜利。在改革开放新时期,我们同样需要发挥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精神,以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目标。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宏伟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既不能靠侵略掠夺弱小国家,也不能寄希望于西方国家的“恩赐”,只能靠自力更生、艰苦创业,把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的智慧和力量充分激发出来。当然,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精神并不是否定人们合理的物质文化需求,要求人们过“苦行僧”式的生活,而是要把现代化建设的基点建立在自力更生、艰苦创业上,大力弘扬艰苦奋斗的作风。
南方谈话对发展问题的探索和回答

  教育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

  发展是我们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与“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怎样对待马克思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共同构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探索和回答的四个基本问题。在南方谈话中,邓小平同志集中论述了当代中国的发展问题,进一步为我们党执政兴国、继续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指明了方向、明确了路径。

  对“为何要发展”的探索和回答

  发展是当代中国迫切需要解决的重大课题。邓小平同志指出,当今世界,和平与发展问题一个也没有解决。对于我国来说,发展问题变得越来越突出,因为我国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生产力落后,人民生活水平低下。发展太慢不是社会主义,现在周边国家发展很快,“如果我们不发展或发展得太慢,老百姓一比较就有问题了。所以,能发展就不要阻挡,有条件的地方要尽可能搞快点。”

  发展对于巩固社会主义制度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总结苏东剧变的教训和我国改革开放的成功经验,邓小平同志强调:“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因此,要坚持不懈地抓发展。他说:“我们搞社会主义才几十年,还处在初级阶段。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还需要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需要我们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坚持不懈地努力奋斗,决不能掉以轻心。”在这里,邓小平同志不仅指出了发展的重要性,而且强调了发展的长期性和持续性。

  实现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奋斗目标、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必须依靠发展。邓小平同志指出:“我们要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上继续前进。”“如果从建国起,用一百年时间把我国建设成中等水平的发达国家,那就很了不起!从现在起到下世纪中叶,将是很要紧的时期,我们要埋头苦干。我们肩膀上的担子重,责任大啊!”“担子重”就是发展的任务重,“责任大”就是通过发展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责任重大。

  对“实现什么样的发展”的探索和回答

  发展的任务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邓小平同志指出:“革命是解放生产力,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过去,只讲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发展生产力,没有讲还要通过改革解放生产力,不完全。应该把解放生产力和发展生产力两个讲全了。”这一重大论断进一步深化了对社会主义根本任务的认识。

  发展必须是全面协调的发展。邓小平同志强调,发展应该是协调的,既要讲速度,也要讲效益;既要讲全面,又要讲重点;既要大胆而不失时机,又要防止急躁冒进而陷入困境;既要注重国内政策的稳定,调动一切积极性,又要积极对外开放,大胆吸收和借鉴人类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他指出,发展“不是鼓励不切实际的高速度,还是要扎扎实实,讲求效益,稳步协调地发展”,“要注意经济稳定、协调地发展”。

  发展的目标是共同富裕。在改革开放过程中,邓小平同志反复强调,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就是共同富裕,社会主义的原则是共同富裕,社会主义的本质是实现共同富裕。在南方谈话中,他继续强调,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逐步实现共同富裕,“走社会主义道路,就是要逐步实现共同富裕”。

  对“怎样发展”的探索和回答

  抓住时机,发展自己,关键是发展经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党的基本路线的一个基本点,是兴国之要。在南方谈话中,邓小平同志特别强调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扭住经济建设这个中心不放。他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之所以能在错综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下顺利推进,前提之一就在于我们坚持实行改革开放,大力发展经济,注重改善人民生活。

  坚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方针。邓小平同志认为,打击各种犯罪活动,扫除各种丑恶现象手软不得,否则就会葬送社会主义事业。为此,他在南方谈话中正式提出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这两只手都要硬”的命题,并把它作为全党的一项硬任务确定下来。

  发展必须抢抓机遇。邓小平同志指出:“要抓住机会,现在就是好机会。我就担心丧失机会。不抓呀,看到的机会就丢掉了,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他提醒我们,“现在,我们国内条件具备,国际环境有利,再加上发挥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在今后的现代化建设长过程中,出现若干个发展速度比较快、效益比较好的阶段,是必要的,也是能够办到的。我们就是要有这个雄心壮志!”

  发展必须隔几年上一个台阶。邓小平同志不仅关注经济发展速度,而且提出要在加快发展中力争使我国经济发展上台阶。他曾经指出,可能我们经济发展规律还是波浪式前进。过几年有一个飞跃,跳一个台阶,跳了以后,发现问题及时调整一下,再前进。在南方谈话中,他进一步指出,“看起来我们的发展,总是要在某一个阶段,抓住时机,加速搞几年,发现问题及时加以治理,尔后继续前进。”因此,要正确分析形势,善于认识机遇,把握机遇,用好机遇,不要坐失良机。要利用机遇,把中国发展起来,力争每隔几年经济上一个新台阶。

  发展必须依靠科技和教育。改革开放以来,邓小平同志一再强调要把科学技术搞上去,把教育作为一个民族最根本的事业来抓。在南方谈话中,他再次强调:“经济发展得快一点,必须依靠科技和教育。”他还提出:“高科技领域,中国也要在世界占有一席之地”。

  要大胆地试、大胆地闯。邓小平同志指出:“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深圳的重要经验就是敢闯。没有一点闯的精神,没有一点‘冒’的精神,没有一股气呀、劲呀,就走不出一条好路,走不出一条新路,就干不出新的事业。”他要求,每年领导层都要总结经验,对的就坚持,不对的赶快改,新问题出来抓紧解决。不要搞无谓的争论,耽误发展机遇,影响发展的速度和效益。

  发展必须注重大胆吸收和借鉴国外经验。邓小平同志认为,我们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关起门来搞建设,必须抓住机遇,扩大开放。他认为,“社会主义要赢得与资本主义相比较的优势,就必须大胆吸收和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吸收和借鉴当今世界各国包括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一切反映现代社会化生产规律的先进经营方式、管理方法。”

  发展必须保持国内政策的稳定。邓小平同志指出,改革开放以来,“在这短短的十几年内,我们国家发展得这么快,使人民高兴,世界瞩目,这就足以证明三中全会以来路线、方针、政策的正确性,谁想变也变不了。”谁要想改变这一政策,人们会不同意,谁就会被打倒。“当然,随着实践的发展,该完善的完善,该修补的修补,但总的要坚定不移。”

  判断的标准是“三个有利于”标准。针对改革开放中出现的各种疑虑,邓小平同志在南方谈话中明确提出了“三个有利于”标准。“三个有利于”标准把发展生产力、增强综合国力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三者有机结合起来,是邓小平同志反复思考怎样建设社会主义、怎样发展得出的重要结论。这一标准的提出,对于我们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加快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具有重大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发展的关键在人。邓小平同志明确指出:正确的政治路线要靠正确的组织路线来保证。中国的事情能不能办好,社会主义和改革开放能不能坚持,经济能不能快一点发展起来,国家能不能长治久安,从一定意义上说,关键在人。

  南方谈话对当代中国发展问题的探索和回答,集中体现了邓小平同志的发展思想,成为邓小平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南方谈话发表20年来,我们党紧紧抓住发展这个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进一步探索和回答“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的问题,进一步探索和回答“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怎样对待马克思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的问题,形成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等一系列重大战略思想,丰富和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坚持和拓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在新形势下,坚持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不断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仍然是当代中国面临的根本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