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党史长廊

历史上,县处级以上干部都学些啥

发布时间:2016-01-26
 
 
发表时间:2016-01-26    来源:解放日报

  学政经,让发热的头脑冷静下来

  毛泽东第一次提倡县处级以上干部学政治经济学,是在“大跃进”发动半年后中央在郑州召开的工作会议即第一次郑州会议上。

  这次会议从1958年11月2日至10日开了9天。会议之前,毛泽东已经初步察觉到“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中出了不少问题,主要是浮夸风和“共产风”。

  当时毛泽东正在读斯大林的《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在11月4日下午的会议上,他结合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中遇到的问题说:“我们研究公社的性质、交换、社会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集体所有制向全民所有制过渡这些问题,可以参考的材料还是斯大林那本《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我们现在看,跟发表的时候看不同了。发表的时候,我们谁也不想这些问题。”

  从11月8日到10日,毛泽东亲自带领与会同志逐章逐段阅读这本书,边读边议。他指出:现在有几十万以至几百万干部头脑发热,有必要组织大家学习这本书和另一本书《马恩列斯论共产主义社会》,以澄清许多糊涂观念,保持头脑清醒。11月9日,他正式给中央、省市自治区、地、县四级党委委员写了《关于读书的建议》的信,郑重要求大家读《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马恩列斯论共产主义社会》两本书。目的是“使自己获得一个清醒的头脑,以利指导我们伟大的经济工作”。

  会议结束后,刘少奇、陈云、邓小平等返回北京,连续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通报会议精神,组织县处级及以上干部学习《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

  到了1959年6月28日,毛泽东给周恩来打电话商量召开庐山会议的有关问题时说:现在,很多干部的头脑还有些发热,需要冷静下来学点政治经济学。他还告诉周恩来,他出了一些题目让与会者讨论。

  6月29日下午,毛泽东在武昌他乘坐的轮船上,召集各协作区主任开了一个小会,提出庐山会议讨论的题目。其中首先提出要读书。他说:“有鉴于去年许多领导同志,县、社干部对于社会主义经济问题还不大了解,不懂得经济发展规律,有鉴于现在工作中还有事务主义,所以应当好好读书。”“中央、省、市、地委一级委员,包括县委书记,要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第三版)。”

 

  学历史,不研究历史就“理论不起来”

  刘少奇曾说过,不研究历史就“理论不起来”,也曾号召全国所有县处级以上干部一定要学好历史。

  他为什么会如此重视研究历史?幼年时,刘少奇就酷爱读古书,小小年纪就成了家乡宁乡炭子冲附近有学问之人。因在家中排行第九,同学和乡人送他一个雅号“刘九书柜”。20岁准备考大学时,还阅读了 《御批增补袁了凡纲鉴》《御批资治通鉴纲目》等书。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之后,他依然研习历史,他的书架上除了马列著作外,基本上都是文史古书。1951年秋天,刘少奇积劳成疾,毛泽东让他到杭州休假一个月。动身时,他把厚厚的几本《中国通史》塞进了行李包。据工作人员回忆,他每天戴着老花镜,一边读,一边思考,不时在书上圈圈点点。刘少奇的“坐功”是有名的,有时一天十几个小时废寝忘食地读书。几大本《中国通史》读完了,刘少奇的假期也结束了。

  1948年12月14日,他在对马列学院第一班学员的讲话中系统阐述了研究历史的重要意义,并号召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都要系统学习历史。他说,要想真正掌握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首先要学习和了解历史,包括学习和了解西方历史,只有了解了西方历史才能读懂马列主义,因为“马恩列斯的书籍中,论中国的不到百分之一,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讲的外国事,写的外国材料,分析的外国历史”。他指出,“例如人民代表会议制度,就是研究了资产阶级议会制度和苏维埃制度的经验而提出的”。既要懂中国历史,又要懂世界历史,二者缺一不可,否则,就是“跛足的马克思主义者”。

 

  学“四性”,工作再忙也一定要学

  邓小平在担任中组部部长期间,成立了“干部训练处”这一专门机构,先后组织了万余名地委书记以上干部的理论学习。

  在1962年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邓小平讲:“不注意学习,忙于事务,思想就容易庸俗化。如果说要变质,那么思想的庸俗化就是一个危险的起点。我们还是要造成一种学习的空气,学习理论的空气。”

  1985年,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邓小平更是提出县处级以上的干部都要学习“四性”。他说道,“干部们虽然工作繁忙,但这‘四性’一定要学、要培养。”这“四性”是指,原则性、系统性、预见性和创造性,是邓小平领导风格的本质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