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理论研究

韩旭:对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四个全面”中第一个“全面”的重大战略意义深入阐述之一

发布时间:2016-03-08

(一)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四个全面”或崭新的“四大认识体系”,虽然其具体运用要受历史条件的制约,因而是有条件的,但作为迄今为止人类最完整的认识总体系和最伟大的认识论武器,它就是客观真理,适用于从今以后的任何一个历史时期。这个认识总体系、这个绝对真理、这个普遍规律的存在是无条件的。就某一历史时期的内容来说,是有限的,但作为认识总体系,则是无限的。我们一定要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四个全面”或崭新的“四大认识体系”这个通向共产主义的“理论之桥”阐述清楚,把它对中国乃至世界和人类的绝对真理、普遍规律的性质阐述清楚。这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同时也是讲政治和维护中央权威的重要体现,是坚定共产主义和坚定中国共产党一定能够完成其历史使命的信仰、信念、信心的重要体现。

全面发展的认识体系涉及的对象具有无限广阔性。自打有人类社会以来,对于人及人类社会的各种看法、各种描述、各种理论多如牛毛,数也数不清楚,可以说不计其数,并且从不同角度、不同方面进行揭示各有一定的道理。但是,现在看来,这些揭示都未能很好地、很准确地形成一个能够抓住人及人类社会最本质的完整认识体系。这就是全面发展的认识体系。只有全面发展,才是人及人类社会最本质的东西,是目前人类已发明的各种范畴中最具有统领作用的范畴。全面发展,与每个人、每个社会、每个国家、全世界和全人类息息相关。不全面发展,人最终就无法生活和生存,国家民族和世界历史最终就将不复存在。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四个全面”或崭新的“四大认识体系”中第一个“全面”,即全面发展的认识体系,其崭新意义就在于:它克服了之前人类各种理论和认识的局限,把各种含糊不清、比较混乱或者间接的、七拐八拐的、无关痛痒的概念和范畴,旗帜鲜明地直接引导到全面发展这个最本质和最具有统领作用的概念和范畴上来;全面发展涉及的对象具有无限广阔性、无所不包,既包括人、社会、国家、民族、人类社会的发展变化这一大体系,也包括自然界、动物、植物、生物、有机物、无机物、自然环境和生态发展变化这一大体系,还包括整个宇宙的发展变化体系;物质生活的全面发展、政治生活的全面发展、精神文化生活的全面发展、人的社会关系的全面发展、人与自然协调的全面发展以及人的个性、体力、智力的充分、统一的自由全面发展,也就是说,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开放发展、共享发展等组成的全面发展,尽管各个历史阶段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和不同的实现程度,但它是永恒追求、绝对真理、普遍规律,任何一个历史时期都是适用的;过去我们比较熟悉并津津乐道的理论与实践,单一、众多、全部,存在、不存在、肯定、否定,物质与意识,原因与结果,静止与运动,时间与空间等等这些概念和范畴,都可以全部囊括在全面发展的认识体系之中,因为说到底,它们都是为全面发展服务并因全面发展而显示其存在价值的,如果离开全面发展,它们统统都会失去意义。

(二)

全面发展的认识体系基本上囊括了单个的人如何生存、如何获取更多的物质财富、如何获取内心的幸福和精神满足以及如何实现其体力、智力和个性自由而全面发展的所有一切方面,基本上囊括了由人与人组成的社会、国家、民族、人类世界如何存在、以什么治理方式存在和如何实现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全面协调发展的所有一切方面,基本上囊括了人类赖以生存和依靠的大自然中各种动物植物、各种有机物无机物、各种资源如何存在、如何分布和如何发展变化的所有一切方面。也就是说,基本上囊括了人、人类世界、整个大自然、整个宇宙如何生存和发展变化的所有一切方面。这是一个极其宏大、及其深邃和无限广阔的认识体系。

人及人类的认识,当然离不开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情所获得的直观印象,当然离不开从某种意义上说最重要的现实生活和具体的实践活动,这毫无疑问是真理。但是,这只是真理的一部分而绝不是真理的全部。如果人类片面地、愚蠢地误认为这就是真理的全部而长期甚至一直陷入其中而不能自拔,那么人类的命运是危险的、堪忧的。现在反思,过去人类发生的种种错误包括伤害、毁灭自己,伤害、毁灭他人和社会以及破坏大自然的行为,不就是这种迷信感性的、庸俗的、个别的、现实的实践及利益或者说执着于世俗事物的思想认识所造成的吗?在重视和尊重现实实践的基础上,构建高举于尘世之上和远瞻整个未来人类历史、远瞻星辰的无限广阔的认识体系来指引人类的行为,这同样是需要我们重新审视和重视的真理。体系比单个的、局部的甚至某一历史阶段的实践和理论更能接近真理的全面性,更能反映人类理智的全面性。单个人的生存和自由而全面的发展,不能靠自己实现,而必须要到社会、国家、民族和人类世界的生存和全面发展中去实现、去寻找参照物、去寻找实现条件和环境。同样,人类世界的生存和全面发展也不能自我实现,而必须到整个大自然和整个宇宙中去实现、去寻找参照物、去寻找实现条件和环境。再从纵向看,某一历史时期人及人类社会的生存发展,就全面发展的本质和人类延续性意义上说,也不能完全由这一历史时期实现、由这一历史时期判断。这是因为,这一历史时期可取,但从整个人类历史发展长远看不可取。或者相反,这一历史时期不可取,但从整个人类历史发展长远看可取。因此,有了崭新的无限广阔的全面发展的认识体系,人类社会对自身发展的本质、条件和规律以及实现途径就会有更加清醒的认识。不仅更加重视现实,而且更加重视未来。人类由此就会迈向一种更高等智慧、更高级的状态。否则,毫不客气地说,如果没有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四个全面”或崭新的“四大认识体系”中无限广阔的全面发展认识体系这个解放人自己、解放人类的强大认识武器的指引,人类就有可能如过去哲人所说的只是在地下爬行的渺小蠕虫,只是以眼前的利益、以尘土和水来自足自娱罢了,而不会成为站在历史和宇宙天空中的高大巨人,时刻不忘人类的神圣使命。

全面发展的认识体系,把关于发展本身的每一个对象的一切方面都加以系统化,把发展的一切可能的环节都包罗在内。这是一个关于发展的一切理论和实践知识汇集之后按照一定的秩序和内部联系组合而成的整体,是由人、人类社会、大自然不同系统形成的系统,是关于发展最完整、最全面的理解。它给每一个发展对象、每一个发展系统如何生存发展和根据什么生存发展提供了一个总的指南或者总的指导图景、指导线索,防止人类在发展问题上盲人骑瞎马,一片漆黑,瞎碰瞎撞。这是人类思想认识上一次伟大的革命,一个伟大的成果。一切封建阶级、小农阶级包括资产阶级,由于他们阶级的局限性和生活方式的局限性,不但提不出全面发展这样无限广阔的体系,而且会怀疑、拒绝、否定或者不屑一顾,因为他们没有这样的眼光和胸怀,他们有的只是眼前的利益甚至只是自私自利的狭隘意识,根本不会考虑和顾及人的全面发展、人类社会的全面发展、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以及全人类的解放这样总的使命、总的体系。唯有世界上最先进阶级的最先进政党——中国共产党,尤其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新一代中国共产党人,才有这样的眼光和胸怀,才能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和解放全人类的巨大历史责任和巨大理论勇气,提出无限广阔的全面发展认识体系。过去,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坚持、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重要体现,主要是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与自己的实际情况相结合,把马克思主义具体化,把基本原理往内、往具体化方面去深入。现在,在继续坚持这一做法的基础上,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坚持、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有了一个新的突破、新的重要体现,那就是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往外延伸和延展、往外扩大,增加基本原理的容量和无限广阔性。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四个全面”或崭新的“四大认识体系”中无限广阔的全面发展的认识体系,就是这样的体现,它不仅包含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以及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而且还在许多方面大大扩展了它们,使之更加趋近于绝对真理的无限广阔性。无限广阔的全面发展认识体系,当然包含了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每一个时代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改造现实世界的实践比解释世界更为重要等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但同时,它又超越了现实的局限性、具体实践的局限性、某一历史阶段的局限性,把全面发展提高到它应有的无以复加的高度,放到人类社会和整个大自然的历史长河中以及宇宙的天空中去衡量和判断,从而使人类在发展问题上少走弯路、少做无用功,人类和大自然少受到破坏和伤害。正像一场大的战役,具体战斗和战术固然重要,不去具体战斗,没有这样的具体战斗和战术的实践活动,要想取得战役的胜利是不可能的,这就是“天上不会掉馅饼”的道理。但是如果之前没有对整个战役的情况预先进行战略考虑和谋划,对整个战役的布局和关联心中无数,即使某些具体的战斗和战术的实践活动搞得再好,也无济于事,甚至还会对整个战役的胜利起到相反的作用。由于把马克思主义具体化的时间太久了,以至于我们许多同志不知不觉陷入了只注重眼前实际、眼前利益、把马克思主义庸俗化、低层次化的思想和行为误区中而深深不能自拔。

如果说,100多年以前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提出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在他们身后的今天和未来都仍然发生作用的话,那么今天,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四个全面”或崭新的“四大认识体系”中无限广阔的全面发展认识体系,在未来乃至整个人类社会历史长河中都会发生作用。尽管未来许多具体情况会发生变化,而且我们现在也无法预先给出精确的答案,包括太空技术的进步导致的太空争夺,把国际政治带入一个“天缘政治”时代,形成一个边界并不清晰的太空政治格局等。但所有的有关发展问题的变化,都逃不出囊括了人、社会、国家、民族、人类社会的发展变化和大自然包括宇宙的发展变化在内的无限广阔的全面发展的认识体系这个总的框子之外,这是一定的。这将大大有助于帮助目前我们许多同志甚至可以说整个人类摆脱深受其害的历史不可知论的束缚。

(三)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四个全面”或崭新的“四大认识体系”中无限广阔的全面发展的认识体系,为人类重新认识自身、认识大自然和宇宙打开了新的视野,使之更加科学、理智或者说更加清晰、明了、到位。时至今日,全面发展是人类重新认识一切事物的关键或“总钥匙”。没有全面发展,客观存在、客观现实、实践活动人们是感受不到的,对人来说也是没有意义的,人的思维、意识、理论就会僵死、停滞而不能发育,时间和空间就会变成毫无任何实际意义和价值、人们无法感受和衡量的空虚概念。由于全面发展涉及单个人、国家、民族、人类世界,涉及整个大自然和宇宙,因此抓住全面发展,人类就能够充分认识和理解什么是单一、什么是众多、什么是全部,就能够充分认识和理解世界上万事万物联系的广泛性和普遍性。在全面发展的认识体系指引下,即使是看似不相干的事物也会因全面发展而发生或多或少、或直接或间接、或紧密或松散的联系,联系因全面发展无处不在。大自然的变化会影响到人的健康状况和体力、智力状况的变化,政治活动的变化会影响到人的发财致富状况的变化,人的精神状态和情绪的变化会影响到他人、后代乃至大自然中动物植物生存状况的变化等等。

抓住全面发展,人类对于什么是静止、什么是运动就会有更直观更深刻的理解。理论和实践结合的好坏要在全面发展的效果中去体现和衡量。过去许多人们对于必然性与偶然性、一般性与特殊性、原因与结果这些深刻的智慧,认识和理解不够,因而不能自觉掌握和运用,十分遗憾、十分可惜地仅仅把它们当作抽象的概念闲置在教科书中。现在不同了,有了全面发展的认识体系,就有了与切身利益攸关的不得不掌握和运用的高度自觉。以全面发展为对象,必然性与偶然性、一般性与特殊性、原因与结果就有了实际的价值。人们就会时刻注意和分析,个人的发展,相对于国家民族的发展、国家民族的发展相对于人类世界的发展、人类世界的发展相对于整个大自然和宇宙的发展是特殊的,它们是特殊与一般的关系,必须处理好两者的深刻辩证关系。这样认识,人们就会变得很聪明,整个人类就会变得很聪明。人们就会时刻注意和分析,个人的某一方面的发展如物质财富的获得,并不必然带来人的完全幸福和满足,国家民族某一方面的发展或者某一时期的发展,并不必然带来国家民族最终的美好命运。这只是部分的原因,而不是原因的全部。只有实现个人物质和精神的、体力和智力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才会必然带来人的完全幸福和满足。只有实现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整个大自然的协调发展,并且是长期的、可持续的发展,国家民族乃至全人类才会必然有光明美好的未来。

总之,无限广阔的全面发展认识体系,大大提升了人类的理智和智慧。(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