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时代先锋

以法为剑 声震湘南 ——追记新田县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陈运周

发布时间:2014-11-19
     从一名大专毕业生,到成为新田县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他在没有硝烟的战场战斗了28年。

  28年来,他以法为剑,剑指贪腐,声震湘南。11月初,我们见到他时,他已在相框里永久定格——一身检察制服,国字脸,浓眉,眼睛炯炯有神,嘴角挂着温和坚毅的微笑。

  谁说时间才能计算生命长短?他用行动证明忠诚无价、生命永恒。

  他走的那一天,2014年8月1日,舂陵江畔,白花满城,挥泪如雨,大家都在呼唤他的名字:陈运周。

  面对威胁、说情,

  查还是不查?查!

  2003年,陈运周被抽调到省检察院,参与办理一起受贿案,并从中发现了新田县委两名副书记蒋某、刘某涉嫌贿赂犯罪的线索。

  这两人都是本县领导,蒋某还分管政法工作,查还是不查?陈运周没有丝毫犹豫:查!

  初查一开始,形形色色的人找上门。有说情的短信:“都是你的直接领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有威胁的电话:“你小心点,老子花1万块钱买你一只眼睛!”

  陈运周一笑了之。他对干警们说:开弓没有回头箭,谁叫我们干的是反贪这一行!顶着压力,陈运周和同事们集中精力收集、固定证据,最终使蒋某和刘某受到了刑罚追究。

  陈运周是湖南检察系统颇有名气的业务专家。2011年,湖南省反贪业务技能大比武中,陈运周获得笔试、面试两项第一。他还先后奉调参加中纪委和省、市检察院组织的专案调查、侦查工作。

  其实陈运周大专学的是会计。从检28年,他练就了一身善办“疑难杂症”案件的好本事。

  他有“一眼准”的功夫。2008年,陈运周接手查办永州市公路局项目办主任黄某受贿一案时,初查黄某受贿只有5万元。陈运周判断:不止这么多,应该有50万元左右。办案干警深挖一个星期,最后将黄某受贿金额锁定在48万。

  他还有“啃硬骨头”的本事。2010年,永州市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党组副书记金和群涉嫌受贿被查。有关部门查了10个月,案件没有任何突破。陈运周临危受命,几天时间就拿下了金和群的口供。

  2008年以来,由陈运周牵头,新田县检察院立案查处大要案件30件33人、科级以上干部11件11人、处级以上干部5件5人。

  临终前,他断断续续的话是:“案子怎么样了?”

  2012年7月,新田县检察院与永州市纪委联合办理某处级干部违纪案件进入攻坚阶段。此时,陈运周被医院查出鼻咽癌。

  看到结果,陈运周把诊断书收进抽屉,没有说一句话,继续像个没事人一样,部署调查,参与审讯,突破案件。

  8月底,案件全面突破。陈运周回到单位,找到检察长蒋长春,报告了病情。蒋长春非常震惊,陈运周反而淡定。他向检察长请假治病,同时请求不要将自己的病情告诉家人和同事。他独自一人到广州化疗,家人直到他第2次化疗回来,看到化疗后的“黑脖子”,几番追问才知道病情。

  “老陈的病是累出来的,他一个月要加20个晚班!”说起陈运周,新田县检察院原党组成员、工会主席邓宁很沉痛。在她印象中,老陈似乎永远都不知疲倦。有时候办案干警都打瞌睡了,他还靠一根接一根抽烟强打精神。

  生病两年来,只要不躺在病床上,陈运周都会拖着羸弱的身躯走向办案的“战场”。

  今年7月,县检察院查办一受贿案,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的犯罪嫌疑人陆某某死活不开口,查案工作几近停摆。得知这一情况,陈运周坐不住了。

  7月8日这天,高温39度。不顾领导和同事的一再劝阻,陈运周执意来到看守所讯问陆某某。此时,他已做了15次化疗,消瘦到不足60公斤。

  3个小时的讯问,陈运周一直嘶哑着声音。陆某某也听说过陈运周的病情,看到陈运周询问得那么艰难吃力,她很愧疚地说:“陈检,如果我还不配合交代,就实在是对不起你了!”

  23天后,8月1日凌晨,陈运周不幸逝世,年仅49岁。临终前,他没有交代家事。意识模糊的他,嘴里说出断断续续的话是:“案子怎么样了?”、“你们再议一下”……

  想发财就不要干这行,干这行就不要想发财!

  陈运周的家在新田县一栋90年代修建的五层小楼里。

  老式电视机、没有空调、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墙上有渗水的痕迹……陈运周的妻子刘小英红着眼睛告诉我们,这套房子是1996年花了3万8千元买的。2000年,县检察院盖新房,一套房不到3万元,老陈拿不出。这次为了治病,家里又欠下15万元债务。

  在县里,主管反贪工作的副检察长算得上是能呼风唤雨的“大人物”。可在刘小英看来,这个“大人物”有些“窝囊”。

  刘小英在2000年下岗,一家人就靠陈运周一个月3000多块钱工资过活。她下岗后卖过盒饭,帮人守过店子,别人问她“你们家怎么还要你出来做事”,这个要强的女人总是回答“在家里闲不住”。23岁的儿子陈扬炎则记得自己从初中到高中,一直是穿着10元钱一双的球鞋。

  陈运周的遗像摆在家里的客厅里。这天,检察院的几个同事来给陈运周的遗像上香。刘小英看着丈夫昔日的同事不停抹着眼泪:这些年了,我也懂他,他清清白白的,穷也穷得硬气。

  是的,陈运周硬气、清白。站在陈运周遗像前,陈运周的“徒弟”、县检察院干警邓艳雄泣不成声。

  3年前,陈运周带他去长沙办案,师徒两人在路边店吃了个12块钱的盖码饭。一前一后走出店门,邓艳雄半开玩笑半牢骚:“师傅,我们这么累这么苦,什么时候能发财咯?”陈运周停下脚步,转头严肃地盯着邓艳雄:“你想发财就不要干这行,干这行就不要想发财!”

  邓艳雄一直牢记师傅这句话。他还记得师傅开过的一个玩笑。当时大家笑师傅是“农民检察长”,一个手机可以用七八年,师傅举起手机跟年轻人逗乐:“这手机跟老婆一样,可不能随便换啊。”

  听了邓艳雄的话,刘小英眼泪又开始刷刷地流。 (本报记者 李勇 通讯员 唐龙海)

文章来源: 湖南日报 [作者:李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