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时代先锋

傅文鸿:奋战到生命的最后时刻

发布时间:2016-03-22

奋战到生命的最后时刻

——追记爱岗爱民的“好民警”傅文鸿

 

  爱民:群众有需要,他总是第一个冲上去

  “有人问我,这样辛苦你们到底图什么?群众孤立无援,我们来施救,图的是充满希望的眼神;池城安定祥和,百姓安居乐业,图的是内心的踏实……”

  在贵池区乌沙镇晏塘社区(原晏塘乡),傅文鸿虽然离开这里已经整整十六年,但只要提起“民警下井”的事,不少群众都记忆犹新。

  1996年12月的一天,乡供销社内一座可供附近数百村民饮水的压水井因压水机拥堵出不了水。面对足有二十多 米的井深,以及要维修必须下到井底的困境,村民们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傅文鸿得知后毅然提出下井维修。系着绳子,嘴里含着手电筒,傅文鸿慢慢地下了井,凭着 较好的水性,在井底折腾了很长时间终于修好了压水机。从井口爬出来的那一刻,所有在场村民都自发脱下衣服,要给冻得瑟瑟发抖的“小傅警官”披上。

  事后有人问:“黑洞洞的水井,你哪来那么大的胆子?”傅文鸿微微一笑:“当时确实有点怕,但我是警察,我不上谁上?”

  压水机修好了,乡亲的吃水问题解决了,“民警下井”的事也在群众中流传开来。

  傅文鸿1995年从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晏塘乡派出所。来到地处偏远的晏塘,面对“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恶劣环境,傅文鸿报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上街买了双高筒雨靴。这双雨靴伴着他风里来雨里去,在乡间奔走,直到鞋底磨平鞋帮穿破。

  当年在晏塘与傅文鸿同住一个大院的老人孙枫林,至今记得陪傅文鸿的一次出警经历,“小傅对老百姓,那真叫实心实意!”

  “他刚来时,有天派出所只有他一人值守,有村民来反映说,金峰村五星组的一位孙姓孤寡老人,辛苦攒下的一千块 钱被偷了,老人急得在家哭。傅文鸿马上让我带他去老人家。到的时候已是下午五点多,等勘察取证回到住处,都晚上九点多了。”更令孙枫林没想到的是,傅文鸿 在派出所吃了泡面后,竟又拿着手电筒再次去了老人家了解情况。“第三天,这个案子就被小傅破了!”

 

  爱岗:从警二十年,他始终牢记公安职责使命

  从1998年3月至今,傅文鸿一直从事巡特警工作,无论是中队队长,还是大队教导员,无论是夜间巡逻、应急处置,还是接处警,他总是亲力亲为。

  “临走前还叮嘱我们把材料整理好。”和傅文鸿最后一起值班的民警胡俊华、王兴至今无法从悲痛中走出来。

  12月17日,傅文鸿带领民警进行24小时巡逻值班,18日本应轮休的他,为了做好“网民进警营”活动,放弃 休息来单位加班。15时左右,正在修改材料的傅文鸿突感身体不适,决定去医院看看,临行前还反复叮嘱胡俊华,“抓紧把材料搞好,下午就要交支队。”这是傅 文鸿对同事的最后一个嘱托。

  冒着酷暑,傅文鸿开始自我加压式的训练。四米高墙,一遍一遍地爬;障碍板,伤痕累累地穿,“拼命训练才能在关 键时刻挺身而出。”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特警支队副支队长夏永锋对傅文鸿参加比武集训的情况记忆犹新。今年7月,省公安厅下达特警比武任务后,为 了给池州公安争荣,傅文鸿主动请缨参加集训。备战比武时正赶上三伏天,作为比武中年龄最大的特警队员,傅文鸿和年轻队员一样,加班加点的训练。地表温度最 热时有四十多度,汗水像流水一般,但他一直咬牙坚持,一次次挑战极限,超越自我。在翻越4米高墙障碍时,傅文鸿颈部不慎摔伤,经医院治疗病情稍有好转,他 就立即归队继续训练。最终他参加的科目获得了全省特警比武团体第五名的优异成绩。

  作为特警,细心是傅文鸿多年养成的习惯。民警涂锡霖记得,“巡逻时,他会时不时问你刚才过去车辆的车牌号等细 节。刚开始,我们回答不出来,次数多了,大家都会时刻留意了,就怕被他问住。”“有次跟他巡逻,傅教忽然注意到,一人推着没插钥匙的电动车行走,便停车盘 问,没想到推车人丢下电动车就跑,抓获后果然是个偷车贼。”

  2014年10月18日,傅文鸿带领队员巡逻时,发现一辆车牌为粤XDD***的越野车,根据他此前对网上追逃信息的印象,很快确认该车车主正是网上在逃人员。傅文鸿当机立断,成功将嫌疑人抓获。

 

  爱“兵”:他考虑同事永远比考虑自己多

  “一个辅警精神状态不好,傅教偷偷找到我说‘你俩关系好,去了解下怎么回事,安慰下。’”曾经的辅警队员张双淮回忆说,“傅教就像大哥一样关心我们,他看着我们成家立业。对于傅教的离去,我们除了遗憾还是遗憾。”

  在大队,傅文鸿对同事的关心无处不在。

  民警熊小进刚进特警队时,傅文鸿是他的中队领导,后来两人又成了工作搭档。傅文鸿对他和同事的关爱,点点滴滴让熊小进不能忘却。“他在工作中甘当人梯,把同事的事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他虽然是我的老领导,年龄也比我大,但从不摆老资格。”

  2012年,因一大队工作业绩突出,市局分给一个三等功名额,民主推荐时一致选了傅文鸿。结果傅文鸿私下找到 支队长,执意将名额让给了比自己年轻的熊小进。不仅如此,傅文鸿还积极鼓励队员学习,他带过的队员有的走上领导岗位,有的荣获全国优秀人民警察,有的被评 为全市优秀政法干警……

  夜间巡逻是特警的一项重要工作。年轻的特警,都怕与傅文鸿同车巡逻,因为他带队,队员一刻也偷不了懒。曾是辅 警的何成飞描述傅文鸿巡逻的场景,“傅教巡逻是有名的认真,有时会为了搜索一个嫌疑人,拿着手电筒一个楼道一个楼道地看。”凌晨一两点,是最容易打瞌睡的 时候,傅文鸿有时会让队员去单位休息,而自己却人不离车,坚持巡逻。有时巡逻结束,他还会自己掏钱买吃的给队员。

  考虑别人永远比考虑自己多,这是同事们对傅文鸿的评价。

 

  爱家:他虽然无比热爱小家,但更爱大家

  虽然参加工作二十年了,但傅文鸿的父母至今仍住在破旧的老房子里。

  由于年久失修,房子几成危房,家人建议重新盖房,傅文鸿制止说:“现在老家规划很严格,我们不能擅自盖房。”不仅如此,连家人提出申请政府危房改造资金补助的想法都被他否决了,“还有比我们更困难的人,我们不能去想那笔补助钱。”

  从警二十年,由于父母身体不好,妻子没有稳定工作,女儿又在上高三,全家生活的重担都落在了傅文鸿一人身上。

  傅文鸿的家里没有一件像样家具,唯一一台便宜的液晶电视,还是因为以前使用的老式电视屏幕有“雪花点”,在女儿的一再要求下才买的。由于家住一楼,常年受潮,家里地板已经腐烂,妻子多次提出更换,傅文鸿总是一拖再拖,至今没换。

  在妻子钱叶红心中,丈夫为了挚爱的公安事业她理解,但这次,她心有怨言,“你不该抛下我们母女俩啊!”

  “女儿出生那天,他在乡下上班,直到第二天才赶回来。”

  “女儿五岁生日,他执勤不能回家,让我把女儿抱去单位,我们在警车前留下一张全家福。”

  “女儿初中毕业时,说好带她出去玩,临出发前他接到任务就放弃了出行计划。”但妻子从未责怪傅文鸿。夫妻俩约好,等女儿高中毕业,全家再一起出去玩,“这个愿望永远也不能实现了!”钱叶红泣不成声。

  父爱无言,父爱如山。身为特警,虽然没有过多时间陪女儿,但爸爸的爱女儿一直深深记在心间。

  为了能给女儿辅导功课,傅文鸿从女儿小学开始,就坚持与女儿同步学习。他买来教材,女儿学到哪,他就跟着学到哪。收拾遗物时,看到爸爸的电脑里还存有物理、数学试题,女儿傅静不禁失声痛哭……

  悲痛,是因为爸爸永远的离开,但傅静也更加骄傲,爸爸是个好警察!  (来源:党建网)